(9月25日 Day11林芝-米林-林芝 行程 140 km )

0925_3

       这篇日志,犹豫了很久才动笔,到底要写什么?到底要怎么写?真的很犹豫……

最终,我还是决定,要对得起良心,不能逃避现实,这段回忆,不能被忘记!

这一天原本是个很平常的日子,我们的计划是从温柔的林芝开始离开318国道,向山南行进,当晚要抵达加查,第二天一早,前往观相神湖拉姆拉错,想着这一天的行程一定秀美异常,会有众多的惊喜在路上等待着我们,怀揣着这样的心情,我们一行在懒懒散散的集结之后,上路了……..

然而,我们谁都没有想到,一场严重的生死考验就在不远处的路上,等待着我们

这一天所经历的事,恐怕我们全体队员这辈子都不会轻易忘记了……

0925_1

离开林芝的路在施工,要绕道上路,路遇最变态的一个路障,竟然高达50公分的减速坡,简直像个小山,远看似乎是个矮墙,开近了才发现是个用来减速的半圆陡坡……

今天,天气很好,前往加查的路况,也非常好,周围景色很美,偶尔经过一些村庄,藏式的民居,成群的牦牛,如诗如画,与前几天的风景相比,林芝果然不同凡响。今天第一次看到徒步沿山南的路线,磕长头朝拜的藏民,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呢?很遗憾我们没有时间去体会了,继续前行,车行一路顺畅,大家依旧用手台臭贫着……

车队行驶到米林县玉松村的时候,突然!……

手台里发出10号车林姐急促的声音:“快停车、快停车、1号车快回来,撞到人了!”

记得最清楚的是,脑子里立马反映出两个字“完了!”

…… 2秒钟的时间,头脑迅速从休闲状态切换进入紧急状态,赶快掉头回去,前方一群人已经围在那里了,看到队员都站在车外,深情呆滞,一个藏民抱着一个满头是血的孩子! 一个女人在旁边大声的嚎哭着……. , 当时心里的第一个念头是:“孩子怕是不行了……我们这次行程也将就此结束了……”,我马上拿起电话打通了110报警,几乎就在我报案的同时,孩子和他的几位家人已经上了朱大哥的5号车,朱兄弟开着车160公里的速度飞驰出去了…… 后来才了解到,朱莽大哥有着很高的驾驶技术和经验,而且遇到突发事件时表现出的沉稳和决断能力,着实让团队所有人佩服!

简单跟郦阳领队沟通了一下,他带着团队在当地处理事后的问题,我开1号车,带着队医向医生、秦翀和唯一相对冷静的女士李李,飞去追赶5号车…….

十几公里的山路,这时候突然变得异常的漫长,我似乎开了好久,才冲进了米林县的人民医院,孩子已经在急诊室包扎伤口了,朱大哥告诉我这医院没有CT设备,没法做检查只能简单处理伤口,必须马上赶到70公里外的八一镇的大医院,向医生作为我们这一群人里最具医疗资格的人,跟随5号车带着孩子冲出医院大门,直奔70公里外的八一镇,我开着一号车带着两位藏民家属,紧随其后飞驰出去,秦翀则留下来,等待领队VISA和司马老师送钱过来汇合……..

与此同时,也联系了另一位领队VISA,带着现金尽快赶往八一镇

话说,在现场的各位队员,似乎遇到麻烦,这个村子住的都是从昌都搬迁过来的好斗的康巴人,在不知道孩子伤势情况的状态下,不要说家属,我们也都做了最坏的打算,藏民们情绪很激动…….刚好,不远处有一个武警兵站,所有队员全部进入兵站,算是临时避难吧,各位同行的兄弟们开始分头找各种关系,试图能够为此事帮上忙,最终感恩最晚在成都入队的林雪美女,找到相关的负责人稳住了事态……

0925_2

与此同时,我开着1号车,也用尽最大的能力,把油门踩到底在山路上飞驰…..路过必须停车的检查站,仍然140公里的时速驶过,坐在副驾上的李李摇下车窗冲着检查站里的警察大喊“出车祸啦……”估计那些警察听到的一定是带有多普勒效应的这几个字。

时间仿佛凝固了一样,我心里一直在想,怎么这么远,怎么还没到…….,直到车前方突然出现一小截“墙”的时候,才意识到:“坏了,这是那个变态减速带”,140公里的时速,冲向0.5米高的减速带,减速已经来不及了,我记得转头冲的李李说了一句“抱歉”,车就像长了翅膀一样,高高的飞了起来,然后重重的拍在地上,继续飞行…….

我和李李还好,没有大碍,着实对不住后面坐着的两位藏民,想必他们没怎么坐过车,加上这么一路飞驰,最终又这么飞了一次,实在无法忍受了估计,找了个大袋子,开始在后座哇哇的吐……. 吐完了,一再央求我们停车,其实离医院只有不到2公里的路程了,他们死活不肯上车,一定坚持自己去,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飞奔到了医院……

冲到急诊室,老朱第一个出来,对我说,刚拍了CT,颅内和腹腔都没大碍,估计不会有生命危险,天啊,这是多么大的好消息啊,第一时间在群里告诉大家,心里的大石头稍稍放了下来,不过后来看到ICU病房里的孩子,心里还是跟刀割一样,小拉姆(化名)跟我女儿一般大,想象如果是我的女儿躺在那里,我的心应该早就碎了,家人们随后也陆续都到了,人很多,都是很粗壮的康巴汉子,孩子的父亲胸前一把长长的藏刀,的确刺眼。

好在很快联系到了医院的相关领导,直接关照尽全力抢救,可怜的小拉姆,呼吸很微弱,心率非常快,始终都在昏迷状态……. 针对头部的手术很快就安排上了,小拉姆被推进手术室,我们和家属们焦急的等在外面,直到晚上7点多,手术才算完成,一切还算顺利,一群人围在ICU外面,等待小拉姆醒过来……

在米林的队友们,在米林交通队录完口供后,在傍晚时分也赶回了八一镇,原本要扣留的司机,也在各种电话求情之后,同意让他离开米林,一同回到八一镇,我没有让他来医院看望拉姆,的确非常担心如果家属看到肇事司机,是否会情绪失控。由于孩子大腿骨折手术没法很快安排,一切责任认定、赔偿等问题又都要在孩子出院之后才能谈,这就意味着,司机需要在这里长期待下去了,直到问题解决

这一天,在医院度过,晚上11点,几位领队在一起算是碰了个头,决定之后该怎么办,最终决定,我和领队郦阳留下来,处理后续的问题,或许会很长时间,明天一早由领队VISA和朱莽大哥带队,带着大队人马,直接赶往拉萨……

0925_5

事后回想起来,非常后怕,当时路过村庄,由于一路上都习惯了的速度所以没有明显减速,我一直觉得这件事跟我有关系,如果作为头车我开慢些,也就不会再有之后的故事发生,这如果时间早十秒,我的1号车就会撞上去,如果晚十秒就会是后面的车……

这大概就是佛教所讲的“无常”吧,不论你现在如何,下一秒将发生什么永远是不确定的。然而,不管下一秒发生了什么,一切的发生又是必然的,是确定的唯一的结果。这一天,让我们所有的队员,再一次触摸到生与死的边缘……经历过的人,各自会有感触吧……

0925_4

或许是我们一行路上行善积德造的福报吧,在各方朋友们的帮助下,把小拉姆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,感谢菩萨保佑,给我们上了深深的一课。

小拉姆,最终能否脱离生命危险?家属见到肇事司机又会有怎样的激烈举动?新领队带队的车队能否顺利抵达拉萨?我们最终在八一镇待了几天?

这些问题且听下回分解……

未完待续……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使用QQ登陆



版权归北京五谛智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所有京ICP备14026471-1号
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77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