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9月26日 Day12林芝-拉萨 行程 406 km )

上部(文:一觉)

0926_1

这一天,大部队稍微修改了一下路线,直接前往400公里外的拉萨,我和郦阳、刘锐再次前往米林,与跟昨天事故相关的各方人等洽谈后续赔偿等相关问题,经过一夜的抢救与恢复,小拉姆已经醒过来了,但腿部骨折需要先做牵引再动手术,小家伙脾气很大,经常大哭,听到她哭,在场的我们反而觉得很开心,这证明她真的没事了。

陆续前往各处见了当地武警的负责同志,当地两个村村的老村长、交通队的负责领导以及医院的院领导,给他们通报了孩子的情况,分别一一打了招呼,感觉到他们也都很善良,听到孩子没事,大家都表现出充分的理解和谅解,总之一切OK,我们的心也算踏实了,最后决定,第二天我和郦阳跟在医院输液的一对小情侣呆卫和小颤音一起,继续前往拉萨追赶大部队,以便完成后半程路程,亚军和他发小刘锐继续留在林芝等待小拉姆的康复

今天,亚军(司机)到医院见了家属们,很显然家属们认出他了,但是由于小拉姆已经脱离了危险,大家的气氛显得很平和。

在医院过了一整天,晚上大部队已经顺利抵达拉萨,看到兄弟们发到微信群里的,坐在需要用手台才能聊天的大餐桌上聚餐的照片,我们几个默默地舔干净眼前的炸酱面碗,也拍了张照片对比纪念。

0926_9

下部(文:天琳)

又一次从林芝的清晨中醒来,带着寒意,寒得冻结了声音。湿漉漉的空气最终凝成雨滴,掉下来,再次寒冷了这里。新的一天似乎并没有振奋队员们的气势,原本期望新一天能够被激活的血液,被这阴沉的天浇灭了热情。

好像时间倒回了24小时。昨天此时,未褪去疲惫的队员们睡眼惺忪又满心期待地整装待发。而今,情景重现,只是心态已千差万别。经历了昨天的故事,团队决定改道G318,用一天时间从林芝,经工布江达,翻米拉山口,经墨竹工卡、达孜,最后抵达拉萨。出发前例行的装车,组队。匠人、锐哥连同2号车要暂驻林芝一段时间,David要陪同小颤音在此继续输液后再去追赶大部队,一觉和郦旸则需帮忙处理事情后续工作。于是给他们留了小8作为座驾。而10号车因私人原因已于这一天早些时候先行出发赶赴拉萨。因此,5号莽爷首当其冲成为头车,车队队形变成5、7、6、3、9、1。就这样到出发时,车队从9辆骤减至6辆。队员从29人减少至19人。

0926_3

19人,6辆车,开始这天的奔赴旅程。

在今天到来之前,每个人的心里都设想过无数个抵达拉萨的场景,或飙车飙泪,或大笑大闹,或手舞足蹈,或张灯结彩摇滚R&B齐上阵,总之就是用我们能想到的所有方式去抒发抵达拉萨时的那份激动。然而,从目前的情况看,这场景似乎只能存在于想象里了。

林芝到拉萨约406公里,依旧全程限速。有了前车之鉴,再次启程后,每个人心里都多了份警惕心。手台也异常安静。头车变化,车队的风格也立即改变。不同于一觉的勇往直前型,莽爷属于稳扎稳打型,虎里虎气的牧马人竟被他开出了一股悠然自得的闲适范儿,这范儿里还透着股桀骜不驯之气。车队就在稳当又晃悠悠的节奏中驶在G318上。

0926_2

一路上,手台无声,但微信不断。群里,我们不断地跟留在林芝的队员保持联系,关注小拉姆的情况,鼓励匠人振作起来。这件事的发生可能性分散在轮盘的各个方向,只是指针指向了他。但事情发生后,我们的心在一瞬间融成一体,这是团队共同的事情,要一起面对,一起承担。虽然大部队离开,但心留在了那里,陪着匠人,一起面对。

抵达工布江达已过午,寻觅来去找到家看着还可以的餐厅,两桌人,坐下来,彼此零星地冒出几句话,剩下的都是沉默。这个平时热闹的团队,也有了相对无言的时候。在林芝的匠人、锐哥不知道怎么样了,小颤音康复没?留在那里帮忙处理事情的一觉、郦旸不知何时能赶上大部队。虽然有莽叔这个临时领队帮着副领队visa一起带队,但大家还是有种群龙无首的怅惘。

0926_7

饭菜上桌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,于是乎大家开始各自闷头就餐。席间,大德由于裤子“幸运”地被服务员的失误挂彩,小小飙了点脾气,想来也是昨天的事情太过压抑使然,否则难见大德如此。

饭饱,不敢有太多犹豫和停留,集体撤离,继续赶路。或许是吃饱饭有力气了,亦或许是大家开始逐渐走出昨日的阴霾,又可能车队行驶出县城后窗外渐有了壮美的风景,车里的手台渐渐恢复了生气。缺少了领队,前面的路还是要走,好在每个人都有担当的勇气和能力。

米拉山是拉萨与林芝地区的分界,从米拉山流出的两条河,一条拉萨河,另一条是尼洋河,拉萨河一路往西经拉萨最后注入雅鲁藏布江;尼洋河则一路向东,在林芝注入雅鲁藏布江。源起一处的两条河,流向截然相反,最后竟殊途同归,想来是极好的缘。也许我们这个团队的每一位起初也是各居同一座山的某一角,然后各自行走、生活,最后因为这特殊的缘分汇聚到一起,形成了今天的10000KM团队。

到了米拉山口,9月末的寒风在强烈的阳光下变得不那么刺骨。挡着阳光,白雪披盖的米拉山像画卷一般展现在眼前。这是此行中我们第一次见到雪。土黄色的山坡上间有绿色的植被,山顶上白雪倾泻而下,与这黄色、绿色交错。加之蓝天的映衬,白云的装点,无人不想拿起相机,用人类能达到的技术手段去记录这浑然天成的壮丽美景。

0926_4

或许是由于景色太美,有些队员照入了迷,莽爷收队时遇到了不小的挑战,米拉山口不小,队员们照相分散,莽爷几乎挨个叫喊,而队员们迟迟不愿离开, 直到最后已临近发车,还有队员在疯狂拍照,莽爷终于飚了起来,但很快又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,用手台对大家说“第一次带队,还希望大家配合。”我听得出,那话语中夹杂着生气、无奈、期望的复杂气息。

过了米拉山口,雪景依旧延伸在路两旁,陪伴着车队。心情随美景调整好后,车队氛围轻松了许多。加上已于前几日抵达拉萨的庄众说要开车来迎接我们,并要与朋友一起为车队接风后,大家更是鼓舞了气势,稳速开拔。

为了能尽快抵达拉萨,车队经过墨竹工卡时,只在甲玛乡做短暂休整。甲玛乡是吐蕃王松赞干布的出生地,依山傍水,想来自古就是块肥美之地,一座挂有“松赞干布出生地”牌匾的牌楼就在我们休息区的对面,但时间原因,我们没有参观,就留给下次进藏一个小小的期待吧。

0926_8

夜幕降临,路上的车辆也越来越多,数不清的藏A牌照车超过去,提醒着我们,拉萨越来越近了。庄众已在G318拉萨大桥入口处等候多时。我在微信里不断和庄众联系车队行进位置,似乎他也按耐不住了,最后驱车迎着我们来汇合。车队双闪开启,灯光像心跳般闪烁,似乎比平时跳得更激烈。我感受到心脏跳动逐渐剧烈的变化。这感觉就像经历了长久黑暗,终于要重见光明时的那份紧张与期待。

终于在进藏拥挤的车流中,我们见到庄众所驾车的白色身影。短暂拥抱问候,重新编队上路。庄众的声音第一次出现在手台中。

进藏的车流量很大。加上天如墨色,每人心中都更焦急了些。我头抵着车窗,望眼拉萨河对岸,看到了三年前来拉萨时住的那片区域,提醒着我,布宫很快就要出现了。由这记忆找到了大致方位,视线延展,布达拉宫的小小身影,跳入眼里。那一刻,一股回家的暖意涌上来。

我握着手台,把这消息传给车队的每个人,“布宫!就在我们的左前方!”那个熟悉的小山坡,在夜幕下黑黑的,布宫就像悬在那里一般,但那股伟岸、庄严,却隔着数公里,清晰地传过来。

长久以来,似乎在我们的认知中,布达拉就是拉萨的代名词,而拉萨,则是西藏的代名词。而今,我们驶过泥泞山路G317、G318,跨越天险排龙,穿过雨雾森林色季拉,经过遇险的林芝,终于抵达心中的布达拉时,怎能不流下眼泪,拥抱彼此,然后扬起嘴角,给自己和家人一个最美的笑脸?

时间跳到了20点,就这么看着布达拉从车队的左前方变为右前方,我们朝着晚宴的饭店继续前进。庄众以为车队从青藏线来,故把晚餐定在了青藏线入口处,这倒是让车队提前在青藏线踩了点。

晚餐的规格之高让多日来食小饭馆的队员们受宠若惊。金碧辉煌的超大包间让大家都有了土包子进城的赶脚。首先是餐桌之大,我们二十多个人围着餐桌就座,坐在我对面的队友距离我估计有8米开外,以至于有队员表示应该回车上拿手台才能聊天,桌子太大,距离太远,说话听不到啊!再者是数位服务员同时周到服务,端茶倒水,让多日来习惯了自理的队员们有了身在天堂的享受。席间,藏族姑娘为队员献上欢迎的哈达,并演唱了特色的藏族歌曲,还为几个领队献上藏酒以示尊敬。莽爷第一天做领队就有如此待遇,被大家和滞留在林芝的领队们调戏了一番。

觥筹交错、欢歌笑语。这一晚,我们放下了所有的负担,给自己一个身与心的休息。

0926_10

晚饭结束已近23点,饭饱和旅途的倦意并没有减弱大家对布宫的期待。于是车队驱车前往布宫,在北京路上记录下夜间布宫的身影。夜间的布宫,安静得令人生畏。灯光照不到的阴影像是掩藏着布宫的秘密,红宫的深邃与白宫的磅礴重迭,凌驾于夜空中,让站在山脚下的我们,只有仰望与赞叹。

而于我而言,像是回到了3年前。同样的位置,同样的布宫,只是如今的我,带着更丰富的经历,与一队同生死的家人,故地重游,情感又添一分。

说来也巧,似乎布宫就是为了在等我们,队员们纷纷拍照后的第一瞬,布宫的景观照明灯关了。庄众告诉我,布宫23点熄灯,想来这是冥冥中给我们与布宫安排的相遇。

0926_11

就这样,带着疲惫、欣喜、满足、松弛的心情,我们驱车到了酒店,开始难得的四日休整。

行程一半,后半程故事更加丰富多彩,欲知详情请听下回分解……

未完待续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使用QQ登陆



版权归北京五谛智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所有京ICP备14026471-1号
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770